藷※紮蕪誨

不在等,不再守

刚刚学会操作的我一脸懵……

然后删掉,决定痛改前非,重❤开始

很多bug,还请见谅

be向

从来没有一个人的心,开始就是一个荒岛。——题记
这么多年了,你也厌了,我也倦了。如今我离开了,就当作是放我们两个自由,从今以后,两不相欠,山高水长,再不见。
J环视着这个已将住了7年的房子,是的,房子。7年了,自己再深的感情都化不成一个真心的温柔拥抱。所以这里,也只能是他和K住过的房子。7年了,努力了7年,今天终于要放弃了啊。J从来都没有给自己规定过离开他的期限,这个房子,他以前也离开过——觉得心累了,就以出差的名义放过自己几天,可是回来了之后,自己就还是那个梨涡浅笑温柔陪伴喜欢着K的J。可是如今,心死了,终于明白了有些事情再努力也终究是一场荒芜。J站在门口,单手拎着行李右手缓缓抚上自己心脏的位置,依旧是跳动着的啊,只是如今,再没了为了那人的酸楚与痛苦。嘴角略略地向上提了提,然后他听到了自己喉咙里发出了的喑暗的“呵”的一声。嘴角痒痒的,J抬手摸了一把,又哭了,暗骂一声懦夫,然后胡乱地擦了擦,深吸了一口气,回头看了看住了7年的房子,坚定一般的,关上了门,渐行渐远……
深夜,K难耐地松了松领带,往上提了提身子,又泄气地把自己扔进了老板椅,怎么样都不舒服,瞥了一眼桌子上的钥匙,K终于回家了。是,终于。R上周回来了,曾经没有在一起的恋人甚至是连“我喜欢你”都未曾开口说过得两人以挚友的身份重逢了。K很开心,和R已经7年没有见过了吧。R许久都没有回来,很开心的拉着K在这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城市到处逛,K也很耐心,毕竟是想要放在心上宠着的人。但是,陪伴一个人,就注定要忽视另一个,理所当然。K是知道的J在这期间给他打了好多电话,也发了很多信息,不用看也知道,询问、急切、担忧。K知道J的担心,但是这个时期。K实在是没有时间给J排忧解难,最近手上的一个项目很急,又恰逢R回来。是的,K总有理由来解释为什么没有时间陪J。看着手机里的100多个未接电话,300多条短信,K还是没有看,因为一会儿就可以回去了。听前台说,J来找过自己,只不过自己那个时候不在公司,所以就没有见到。K如果知道了这次未见面是J最后一次想见他,不知道会作何感想。越想越烦,感觉都快要把R回来的喜悦冲淡了,算了,不想了,反正也要回家了。顺便,把一切说清楚了,也是好的。不知为何,K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一些抽痛。
K觉得不对劲,至于为什么不对劲,自己也说不上来,直到因为不习惯黑暗而开了灯之后,触碰到开关是K才意识到自己的不对劲是怎么回事——曾经,不论自己回来的有多晚,总有一盏灯是为自己而留着的,K皱眉,又出差了。换衣服的时候也没有了一边为自己拿着衣服一边笑意盈盈地询问自己累不累的人,K扯开了领带,烦躁地把衣服丢到衣架上,去浴室洗澡的时候也没了早已准备好的适温的洗澡水,K撇嘴,J之前又不是没有出过差,只是这一次有一些不对劲,到底为什么,K靠着浴缸壁想了一会儿,无果,然后就果断的放弃了思考,。上床后,K照例要在睡前看一会儿书,顺手摸到床头,摸了个空,想着自己有好几天都没有回来了,而上一次回来的时候,自己刚刚看完了一本,然后……K穿着拖鞋去了书房,抽出了自己想要看的一本书,拿下来的时候刚巧扯动了旁边的另一本书,K忙伸手去扶,防止书掉下来,后来,想要的书到手了,要扶的书塞进去了,却蹭出来一张纸。
“出差。记得早点休息,晚安。——J”
K看着这张纸条,好像……突然想到了些什么。卧室,没有。浴室,没有。客厅,没有。冰箱,没有。K不死心,又去找了厨房,也没有。哪儿都没有,K有些失落,他知道自己在找什么,以前的J出差前都会在这些地方贴上便利贴,写上一两句话给自己。然后自己扫上一眼,就会非常顺手地把这些纸丢到就近的垃圾桶,可是现在,K瞟了一眼厨房的垃圾桶,无疑是很符合自己处女座的要求的,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莫名的,K觉得心里有点堵,而当他转身看到客厅里鞋柜上孤零零的安静的躺着的钥匙的时候,K所有地莫名的情绪好像一瞬间很奇妙的就有了答案。K有些乱,想要拨打J的电话,想起来自己的手机好像还在床头柜上,K转身上楼。
128个未接电话,K有点愣神,迟疑了一会儿,按下了拨号键,正当K以为J接起了电话并想要说一些什么的时候,那边响起了冰冷的机械女声,K有些不解,又打了一遍,还是一样,“该死的”K暗骂一声,虽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这么着急。K又拨通了第三个电话“对不起,您拨打的号码是空号,请核对后再拨。Sorry……”K耐着性子听完了话筒中的机械女音。空号?不对,肯定是系统弄错了,他的号码怎么可能是空号。拿起手机再要播第4遍的时候,K放弃了,J会给自己的打电话的,K有些肯定地想。然而,当他点开了J的未读信息后,K觉得自己脑子里有一根弦崩断了,他所确定的东西,好像都不是那个理所当然的样子——第321条未读信息,也是J给自己发的最后一条信息,时间显示是在昨天。
“没有一个人的心开始就是一座荒岛,可如今,我的心大概是到了最后吧,对不起,没有能力再给你爱了,因为我没有勇气在支撑下去了,就这样吧K,祝你幸福。8年前的遇见是福分,7年的在一起是情分,希望老天再不给我们相遇的缘分。“
K慌了,短信一条一条,从第一条开始翻起,越看越觉得心脏好像在被一个不知名的东西在不紧不慢地敲打,一下一下的疼。
“饭菜已经好了,是你最喜欢吃的,早点回来,注意安全,等你。”
“还不回来啊,是在忙吗?注意身体,饭菜等你回来再吃。”
“今天很忙的吧,好好照顾自己,记得吃饭,我先睡了。”
看到这里,K有些微怒,看着这时间,K想,J那天晚上应该没有吃饭吧。K是知道J的小习惯的,如果自己没有回来,J的这顿饭,恐怕到最后,都是要进垃圾桶的,有一次无意晚回了一会,饭菜还在桌子上,K眯着眼睛想了一会J呢?哦,那人早已在沙发上睡得人事不知,那个时候,自己是怎么做的呢,K想,好像是嗤笑了一声,看了几眼桌上的饭菜,有自己喜欢的,但是……然后就转身进了浴室,也许是自己的动静大了一些,从浴室出来的时候,J就站在外面,看到自己出来,J说“饭菜已经热好了,你要不要……”好像那个时候,自己并没有等他说完,就跟他说自己吃了。然后就自顾自越过了他,半夜的时候,就听见有些刻意掩饰的呻吟声,K开灯,意外地看见了那个平时腰板挺得直直的仿佛任何事都不足以让他弯腰的人,此时将自己团成一团,额头上早已有了汗珠,看来是已经有一会儿了,K不知道对方怎么了,但是看对方很痛苦,便出声询问,“胃疼”那人颤抖地出声。“有药吗?药呢?”K有些着急,“药箱里”那人从急促的呼吸中腾出空来给了自己答案。K从储物室里找到药箱,止疼的药备了许多,看来是长时间的,K之前并不知道,到厨房里倒水的时候,无意中发现了垃圾桶里的袋子,仔细看看,K明白了。J喝了药之后没一会儿就又睡着了,不知道是受疼痛折磨还是怎样,J还是像刚刚那样一直蜷缩着身体。K看了几眼,便关上了床头的灯。那以后,如果没有事,K都会早一些回家和J一起吃饭。不得不承认,J做的饭菜的味道还是很合自己胃口的,所以,也没有什么承诺,K有了和J一起吃饭的习惯。
K找回自己的思绪,继续翻着J给自己发的信息。
“我给你打了好多电话,是不是出什么事情了?告诉我,有事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啊。”
J是自己家世交伯父的孩子,没有婚约,但是……
K还记得那年自己开的公司资金周转困难。那一年,R走了,去了国外留学,自己开玩笑的告白也被当作玩笑拒绝了,后来,自己颓废了一阵子,突然有一个很重要的合同需要自己亲自去谈,那段时间,自己没有休息好,一时间的判断失误造成了资金周转困难的后果,那时候的自己找到了自己的父亲,结果呢,联姻?也亏了他能想得出来,他喜欢的,只有那个和自己有着青梅竹马关系的R,怎么可能是那个才认识不久的世叔家的J,真是……后来J给自己打了好多个电话,自己看着烦,然后还有些短信,印象里,也是有这句话的“有什么事,不要憋在心里,说出来,我们可以一起解决的。”然后就再没有联系自己。后来,事情解决了,有一家叫做J·念的公司与自己的公司合作谈成了,自己获得的利益可观,很快资金周转的问题就解决掉了。但是后来,父亲还是逼着自己和他去联姻,又都出了J·念其实就是J自己开的,后台就是J的父亲自己的伯父之后,一切都那么的顺理成章了,自己和他结婚了,婚后的生活不幸福,至少自己是这么觉得的。但是后来慢慢的发现,J好像很了解自己一样,在外人面前和自己装得很到位,回家也……都是分内的事情,比如,各睡各的,后来,自己公司有一次危机J帮忙解决之后,两人就这个问题谈过一次,心结解开,自然也就没那么剑拔弩张,当然,只是自己一个人的生气,J好像一直都是淡淡的,直到有一次J喝醉了,说他喜欢自己之后,好像一切又不一样了,之前都说了是朋友,K也愿意陪J把这场所谓幸福演下去,可是——当时自己为什么没有提出离婚呢?K想了想,自己现在也不清楚,反而是给了他更多的让步,让他可以释放自己。
“K,再不回我,我可就要生气了啊。”
那是自己和他感情最好的黄金时期,两个人相处多年已然成为了挚友,就是不知道有没有真的把彼此作为挚友。那个时候,自己才发现,平时那么气场强大的人,居然有一个特别小孩子气的东西——赖床。那是自己和他同居,也就是同在一个卧室之后不久发现的,开始的那一段时间,自己有工作要忙,每天起床特别早,走得也很早。直到那一天自己忙完了,不需要早走了,这个可爱的现象才被发现,每当自己叫他起床他都会特别可爱的嘟嘟囔囔,含糊不清的来上一句“K,别闹……”然后拽着被子沉沉的睡去,然后自己就会去拽他的被子,“别闹,再拽我就要生气了。”然后转身就要去睡,自己不甘心,继续去拽,不出意外的看到了特别萌的生气方式,那一双水润的眼睛,连自己看了,心都有一种软软的感觉,想要把她永远藏起来。
“也是啊,K,我早就已经没有了生气的资格,不是吗?”
到底是怎么闹成那个样子的,K也有点忘了,只记得当时自己喝得大醉却还依旧固执地清醒着,心心恋恋小心翼翼保管的R的东西碎了一地,上面还沾了丝丝血迹。那是J看见自己的落魄样子想要来安慰自己的时候,K嫌烦,推了J一把,并且告诉他要少来管自己的事情,他没有资格。当他看到J捂着自己的额头比自己最久的人还要摇摇晃晃的时候,K立马清醒了,有些后悔,赶忙把人扶着,要带他出门的时候,他愣了愣,问自己这是干嘛,自己跟他说去医院,谁知这人完全不配合,最后无奈,还是自己帮他上了药,然后就都去洗澡休息了。
“是不是就这样了?”
那人问自己的时候,自己在吃饭,隔着一张长桌,K觉得自己有些看不清对方的表情,“我们不是一直都是这样的吗?”K答得有些模糊,但他知道,对方知道自己的意思,K觉得自己有些过分,可是他同时知道,如果不这样回答,可能就要对不起多年来自己对R的情感了,所以,他在心里默默地给J道了歉,没办法,只能对不起你了。K那个时候非常诗意地想起了一句很矫情的话“感情是两个人的世界,三个人,就有些挤了。”所以,谁是那第三个人呢?
“我曾经那么用力地爱过你,如今我再也没有了任何东西,勇气、力气,关于爱你的,什么都没有剩下了。”
那样绝望的失望的语气让K有些猝不及防,认识了8年,在一起7年,从来没有听过这样的语气,纵使这句话没有真真正正的从J口中用J的语气说出来让自己听到,但是K觉得,这句话,看起来比说出来,更容易让人难过伤心到难以自控。就像现在,K觉得自己的心是被揪着的,好像,有点体会到了J之前的感觉。
“那就这样吧,打扰你了,祝你和他幸福。”
K觉得,好像是有什么东西,要从心里喷涌而出,然后连带着灵魂里的一部分一起消失,握不住,留不下。
再次见到R,是在自己家里,K记得,好像是有人给自己打了电话,然后自己说在家里,然后,迷迷糊糊的,再次清醒了之后,R就坐在自己旁边。而自己,也是淡淡的。
“K,这么念旧啊,这么破的一个玩具熊,怎么还收着啊?”R有些嫌弃“哎对了,J呢,怎么不见他照顾你,又出差了?”。“你不记得了?”K觉得自己有些委屈,这么多年,难道只有自己守着这份美好不放手吗?“你送给我的啊,你还有一个呢。”K解释,希望他想起来,想要证明抱着回忆不放的幼稚鬼不止是自己一个。“我送的!”R飚起了高音“怎么可能,什么时候?我怎么不知道。”“7岁那年,我的生日会上,而且这个熊,你一直很喜欢的。”K怎么想怎么不舒服,合着只有自己傻?“怎么可能,这种幼稚的熊玩偶,也只有J那个傻子会喜欢,当年大学和他一个宿舍,你都不知道,他离了这个都是要失眠的。他还说这熊是他从小到大的唯一朋友,我还和他说幸好你认识了我……”R很兴奋地自顾自说着,没有注意到K的脸色。
原来,不是只有我一个人守着这份回忆不放手,还有一个你;原来,傻的不只有我一个,还有一个你;原来,不是只有我委屈,还有一个更委屈的你;原来……
J,你疼吗?你累吗?
是了,怎么能做到不疼不累呢!K想起R今天说的J见到自己的兴奋,然后R说要给J和自己牵线搭桥,然后,8年前,自己就认识了J。初遇与相逢的距离就在这里——这7年里,自己有什么是不仗着J喜欢自己而做的,K想了想,好像没有。
原来我一直在拿着对你的所有情感支撑着自己爱了另一个人那么多年。呵呵,K觉得有些好笑
R听K说了,准确来说,是喃喃自语。怪不得,K这般的颓废,R暗自摇头,也感叹着剧情的狗血。K终于知道了,J也熬不住了,这两天,K一直陪着自己,R打了自己一下,该死,玩得疯了,自己想要解释,也没有办法了,谁都没有J的消息。也是,误会了这么久,毕竟,错失了7年,没有一个人可以像何以琛一样一等就是7年,哦,前提是,赵默笙回来了。可是J呢,他从来都看不到希望,可还是守了7年。R抬头,看见了玩具熊靠着的台历,9·21,也就是自己回来的第六天,这一天,画了一个大红色的圈,那一天是K的生日,K陪着自己去了游乐场,玩了整整一天。
R走了,他不知道,那一天,也是K和J的第7年的结婚纪念日。所以,K的悔恨和遗憾他不知道,J的悲凉与绝望他不知道。而知道这些的人,早已不能在一起相互安慰了。
J的人生里,小时候是缺乏了关爱变得沉默寡言,长大了是遇上了自己撞的头破血流,怎么样都算不得好。但K觉得,其实老天对J也是好的,不然,自己怎么会再没有见过他呢?
他和J,本该走一条“Y”型的道路,却不想,被命运转了180度。